如果有人要問:「做一個事業,最大的危機是什麼?」我的答案是:「最怕主事者無知。」

所謂「無知」,重點在「昧於事理」,同時也包括了「強不知以為知」,以及「自以為無所不知」。

以上三種「無知」的形式,使得「缺乏專業知識」顯得次要。

說得明白一點:做事情若一切順利便罷,一旦遇到問題,最怕的就是「摀住」問題,其次是「自作聰明」,再其次是「自以為是」。只要不犯這三個錯誤,才有機會去了解問題,進而尋求解決問題的方法。

於是乎,本章主題的「知」乃有二重意思:一是「知」問題之所在;二是「識得好歹」。

找到問題所在,了解問題的由來,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唐僧師徒西行取經,歷經千山萬水、諸般劫難,唯一有能力解決問題的,只有孫悟空一個。孫悟空除了七十二變之外,最厲害就是他那一對火眼金睛,對應到現代社會,就是「辨別善惡、識得好歹」的本事。但是,孫悟空從不「強不知以為知」,通常他會「叫出山神土地」,問明妖怪來歷(或地理特性,如火燄山)。如果來歷不明,又力不能制,他老兄的方法是「上天界查戶口」。例如第五十一回受困於兕大王,研判「決不是凡間怪物,定然是天上凶星」,於是直上南天門,要「尋尋玉帝,問他個鉗束不嚴」。

▲彼時玉皇天尊聞奏,即忙降旨可韓司知道:「既如悟空所奏,可隨查諸天星斗,合宿神王,有無思凡下界,隨即覆奏施行,以聞。」可韓丈人真君領旨,當時即同大聖去查。先查了四天門門上神王官吏;次查了三微垣垣中大小群真;又查了雷霆官將陶、張、辛、鄧、苟、畢、龐、劉;最後纔查三十三天,天天自在;又查二十八宿:東七宿,角、亢、氏、房、參、尾、箕;西七宿,斗,牛、女、虛、危、室、壁;南七宿,北七宿,宿宿安寧;又查了太陽、太陰、水、火、木、金、土七政;羅侯、計都、炁、孛四餘。滿天星斗,並無思凡下界。▲

這一招,如同戶口管理是治安最重要的基礎,也如同追查嫌疑犯的利器「八號分機」。雖然這一回並未查到,但這叫做「基本動作」,同一個方法在第三十一回就查出來「二十八宿少了一宿(奎木狼)」,而解了災厄。──所有的檔案、紀錄、紀實、資料庫,功用就在這裡。現代呢,研究問題的第一步,就是「google」囉!

醫學上的病理學研究方法,可以應用在所有需要解決問題的地方:第一先問清楚病徵,其次是比對所有已知的疾病病徵,然後下診斷,最後對症下藥。

第三十二回「平頂山功曹報信」,話說唐僧師徒行至平頂山,遇到一個樵夫(日值功曹變化),對唐僧厲聲高叫:「▲那西進的長老!暫停片時。我有一言奉告:此山有一夥毒魔狠怪,專喫那東來西去的人哩。」

長老聞言,魂飛魄散。戰競競坐不穩雕鞍,急回頭,忙呼徒弟道:「你聽那樵夫報道:『此山有毒魔狠怪。』誰敢去細問他一問?」行者道:「師父放心,等老孫去問他一個端的。」

好行者,拽開步,徑上山來,對樵子叫聲「大哥」,道個問訊。樵夫答禮道:「長老啊,你們有甚緣故來此?」行者道:「不瞞大哥說,我們是東土差來西天取經的。那馬上是我的師父。他有些膽小。

適蒙見教,說有甚麼毒魔狠怪,故此我來奉問一聲:那魔是幾年之魔,怪是幾年之怪?還是個把勢,還是個雛兒?煩大哥老實說說,我好著山神、土地遞解他起身。」樵子聞言,仰天大笑道:「你原來是個風和尚。」行者道:「我不風啊,這是老實話。」樵子道:「你說是老實,便怎敢說把他遞解起身?」行者道:「你這等長他那威風,胡言亂語的攔路報信,莫不是與他有親?不親必鄰,不鄰必友。」樵子笑道:「你這個風潑和尚,忒沒道理。我倒是好意,特來報與你們。教你們走路時,早晚間防備,你倒轉賴在我身上。且莫說我不曉得妖魔出處,就曉得啊,你敢把他怎麼的遞解?解往何處?」行者道:「若是天魔,解與玉帝;若是土魔,解與土府。西方的歸佛,東方的歸聖。北方的解與真武,南方的解與火德。是蛟精解與海王,是鬼祟解與閻王。各有地頭方向。我老孫到處里人熟,發一張批文,把他連夜解著飛跑。」▲

孫悟空的問話與邏輯,正合解決問題的要領之一:該誰管就交給誰,或說,誰有能力解決就委託給誰。

h59963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