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是遇到問題或阻難時的「正辦」。事實上,人遇到突發狀況時,通常會陷入一陣惶恐(或恐慌),就因為「尚不明白狀況為何發生、嚴重性如何」,甚至連玉皇大帝都不免:
  
第五回「亂蟠桃大聖偷丹」。話說孫悟空偷喝了蟠桃酒、偷吃了太上老君的金丹,逃回花山。天界卻為此一場大亂:

▲卻說那七衣仙女自受了大聖的定身法術,一周天方能解脫。各提花籃,回奏王母,說道:「齊天大聖使術法困住我等,故此來遲。」王母問道:「汝等摘了多少蟠桃?」仙女道:「只有兩籃小桃,三籃中桃。至後面,大桃半個也無,想都是大聖偷喫了。及正尋間,不期大聖走將出來,行兇拷打,又問設宴請誰。我等把上會事說了一遍,他就定住我等,不知去向,只到如今,纔得醒解回來。」
  
王母聞言,即去見玉帝,備陳前事。說不了,又見那造酒的一班人,同仙官等來奏:「不知甚麼人,攪亂了『蟠桃大會』,偷喫了玉液瓊漿,其八珍百味,亦俱偷喫了。」又有四個大天師來奏上:「太上道祖來了。」玉帝即同王母出迎。老君朝禮畢。道:「老道宮中,煉了些『九轉金丹』,伺候陛下做『丹元大會』,不期被賊偷去,特啟陛下知之。」玉帝見奏,悚懼。少時,又有齊天府仙吏叩頭道:「孫大聖不守執事,自昨日出遊,至今未轉,更不知去向。」玉帝又添疑思。只見那赤腳大仙又頫上奏道:「臣蒙王母詔昨日赴會,偶遇齊天大聖,對臣言萬歲有旨,著他邀臣等先赴通明殿演禮,方去赴會。臣依他言語,即返至通明殿外,不見萬歲龍車鳳輦,又急來此伏候。」玉帝越發大驚道:「這廝假傳旨意,賺哄賢卿,快著糾察靈官緝訪這廝跡!」▲

玉帝一開始為何「悚懼」?就是因為「不清楚狀況」──如果家中曾經遭過小偷的讀者,就會有這種經驗,那是一股莫明的恐懼,源自不安全感(筆者就有此經驗)。等到狀況漸漸明朗,乃不再「悚懼」,而「疑思」而「大驚」而「大惱」,然後派出十萬大軍進剿。
  
以上是「因不知而害怕」,至於「知道了就不怕」的例子是五莊觀鎮元子。第二十五回「鎮元仙趕捉取經僧」,話說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偷吃了人參果,還推倒了人參樹。鎮元子回到觀裡,二道童向師父哭訴孫悟空的惡行,鎮元子▲聞言更不惱怒,道:「莫哭!莫哭!你不知那姓孫的,也是個太乙散仙,也曾大鬧天宮,神通廣大,……▲」
  
鎮元子是「地仙之祖」,曉得有孫悟空這個角色(亦即見多識廣,資料庫中有這一筆檔案),忖度自己法力足以制服對頭,因而毫不擔心。(後文印證,鎮元子使一個「袖裡乾坤」,就收籠了四僧一馬。)
  
另一則橋段是第五十三回「禪主吞懷鬼孕」,話說唐三藏和豬八戒飲了「子母河」的河水,因此懷孕。兩人肚子疼得扭腰撒胯,卻又羞得眼中噙淚,孫悟空與沙和尚也沒招,正傷腦筋時,聽一位婆子說「▲解陽山上有落胎泉,那泉水可解胎氣▲」,但是卻有一個如意真仙霸佔了泉水。「▲行者聞言,滿心歡喜▲」。為什麼歡喜?因為知道了解決問題的藥方。他可不怕對手法力高強,只怕什麼都不知道,抓瞎。
  
另一個橋段是人世間的事情:唐太宗被涇河龍王魂糾纏,病情愈重,已經要準備「託孤」了。此時魏徵奏道:「▲陛下寬心,臣有一事,管保陛下長生。」太宗道:「病勢已入膏肓,命將危矣,如何保得?」徵云:「臣有書一封,進與陛下,捎去到陰司,付酆都判官崔玨。」太宗道:「崔玨是誰?」徵云:「崔玨乃是太上先皇帝駕前之臣,先受茲洲令,後陞禮部侍郎。在日與臣八拜為交,相知甚厚。他如今已死,現在陰司做掌生死文簿的酆都判官,夢中常與臣相會。此去若將此書付與他,他念微臣薄分,必然放陛下回來。管教魂魄還陽世,定取龍顏轉帝都。」▲
  
魏徵為什麼那麼有把握,一位已經過世的老朋友會幫這個大忙?吳承恩藉崔玨之口說出原因:「▲蒙他(魏徵)早晚看顧臣的子孫。▲」──這是胸有成竹,狀況根本在掌握之中,已經超過「知」的層次了。

★BOX 火眼金睛就怕得意忘形
  
孫悟空有火眼金睛,認得妖怪、識得菩薩,西行一路上,仗著他那一對能夠分辨好歹的眼力,預防了多少災厄,至少也因為先有了戒心,不致變生肘腋,猝不及防。
  
然而,孫悟空卻有那麼一次,並不是因為對手法力高強,而沒看出妖怪變化:第六十一回「孫行者三調芭蕉扇」,話說孫悟空變化成牛魔王的模樣,騙過了羅剎女,芭蕉扇到手。等到牛魔王知曉,急忙追趕上來,▲好魔王,他也有七十二變,武藝也與大聖一般,只是身子狼犺些,欠鑽疾,不活達些;把寶劍藏了,念個咒語,搖身一變,即變作豬八戒一般嘴臉,抄下路,當面迎著大聖,叫道:「師兄,我來也!」
  
這大聖果然歡喜。古人云:「得勝的貓兒歡似虎」也,只倚著強能,更不察來人的意思。見是個八戒的模樣,便就叫道:「兄弟,你往那裏去?」牛魔王綽著經兒道:「師父見你許久不回,恐牛魔王手段大,你他不過,難得他的寶貝,教我來迎你的。」行者笑道:「不必費心,我已得了手了。」牛王又問道:「你怎麼得的?」行者道:「那老牛與我戰經百十合,不分勝負。他就撇了我,去那亂石山碧波潭底,與一夥蛟精、龍精飲酒。是我暗跟他去,變作個螃蟹,偷了他所騎的辟水金睛獸,變了老牛的模樣,徑至芭蕉洞哄那羅剎女。那女子與老孫結了一場乾夫妻,是老孫設法騙將來的。」牛王道:「卻是生受了。哥哥勞碌太甚,可把扇子我拿。」孫大聖那知真假,也慮不及此,遂將扇子遞與他。▲
  
是的,任你再怎麼精明,也怕「得意忘形」,人一得意,就容易疏忽、容易犯錯。★

h59963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