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解決一個小問題,你的績效就進步1%。
大概三個月,你就進步一倍。


二○○三年七月,被調派來台灣執行黎智英最新的創意任務:分類廣告。

第一次貼身跟黎智英做生意,心驚膽跳。

全新的分類廣告經營概念,沒有人做過,或沒有人做成功過的概念,幾經消化,半信半疑。

然後每天被追問:What's the problem? What's the problem?(有什麼問題?有什麼問題?)

心裡想:哪有這麼多新鮮的問題?來來去去,還不是那幾個。

忙到昏天暗地,全新的生意概念,全新的系統,全新的作業流程,結果推出第一天,反應奇差,做不到幾百塊的生意。(真的是新台幣幾百元而已。)

東挑西選,做了一堆平面廣告創意促銷,自認為不錯,拿去給老闆過目。

結果被關上門大罵了一頓。「這種東西,怎麼做生意!?」

肥佬黎罵人是非常可怕的,他虎背熊腰,看來孔武有力,罵人的時候一個大光頭豹頭環眼,臉上青筋暴現,聲若巨雷,勢如奔馬……

大學畢業前就開始打工,十多年來從未被當面狠罵過,嚇到當場臉青唇白。

大氣不敢透一口,腦袋發昏,唯唯諾諾,他老人家要怎樣改就怎樣改吧。

過不到幾天,又犯了錯,被關上門大罵一頓,比上次更兇。平靜下來,他皺著眉,黑起臉,左手搔著後腦袋,目光盯著桌面,喃喃自語:「仆街了,什麼sales and Marketing多行多行,根本不懂……」

廣東話的「仆街」有很多種意思。形容一個人很壞,或希望一個人倒楣,都可以叫人「仆街」;另一個意思是糟糕透頂,譬如你好端端在大街上行走,突然跌倒了爬不起來,路人都在看,這也是「仆街」。你說情況是不是糟糕透頂了?

老闆跟你說:「情況糟糕透頂了,因為你根本什麼都不懂,卻找了你來做這件事……」我心裡想:「仆街了,大概可以打包了。」

等到週五下班,都沒有收到開除通知,才稍稍放下心來。聽說被肥佬黎開門臭罵就死定,關門臭罵還有一線生機。

從來做夢只會夢見美女、親朋和鬼怪,沒夢見過一次老闆;那幾個月,經常夢見肥佬黎跟我說:「你不行!」

心神不定的另一個原因是:如果因為老闆強勢,就一直唯唯諾諾,半個死人一樣,早晚也是死定。最可怕是面對他就魂魄不齊,心神恍惚,犯錯必定頻頻。

愈怕錯,愈會錯。

隔週終於確定肥佬黎還未決定要我「埋單」(極有可能已經開始打算),魂魄一點一點回來了,才又逐步思索他在說什麼。

他要求:每天解決一個問題,進步10%。

其實這句話,他已跟我說過最少四、五次。肥佬黎重複又重複的話,通常就是最重要的重點。(換句話說,這可能就是解決我這個仆街問題的重點。)

先前想:無可能。如果我的財富每天進步10%,不出三年我就比你黎智英有錢了,還用跟你打工!?

聰明解決不了的問題,我偶爾會選擇用最笨的方法試試看。這一次,我回辦公室真的按起計算機來(不考慮10%,先以1%試算):

假設每天你解決一個小問題,你的績效就進步1%。大概70天,你就進步一倍。假設一年有220個工作天,1.01的220次方,你會進步9倍。兩年,440個工作天,1.01的440次方,你會進步81倍。

生意每天在變化,工作每天也在變化,能夠每天檢視出一個問題然後把它解決掉,就進步1%。

我們的優勢,就是速度。」──另一句肥佬黎的名言。


周星馳電影《功夫》裡,火雲邪神輕描淡寫用兩根指頭接住一粒近距離發射的子彈,說:「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就拚命趕上去吧!」

利害關係想通了就不再怕,之後好一段時間,工作得心應手。

但愈到後來,找問題幾乎要靠運氣,面對一件事情,你肯定有問題卻需要足夠時間去沉澱或靈機一觸才能找出問題的關鍵,更要跨過很多積習和主觀成見,而解決問題的執行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即使為自己設下每天比原來進步1%的「低標」,還是不可能,但在心態上已顯得可行,而每天工作更充滿趣味,最大的趣味是每過一段短時間自己又解決了一個問題。

很多人每天沉迷玩數獨遊戲(sudoku),就是沉迷於解決問題那一刻的快感吧,那是會上癮的。

而如果你是一個業務員,你每天的業績都比昨天多1%,大概三個月,你的業績就進步一倍;大概一年,你的業績就進步九倍。不相信的話,按計算機看看。

如果你是一個內勤人員,你每天讓自己的效率進步1%,大概三個月,你的績效就進步一倍,一兩年後,大有能力可以升做主管了。

1%的進步遊戲,你敢來玩嗎?

h59963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